NEWS
舍小家 為大家
2020-02-18

在湖北省武漢市等多地發生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牽動著億萬國人的心。

疫情發生之后,社會各界積極募資捐物,大量醫用、建設及生活類的防控物資正從全國各地向武漢等重點疫區匯集。全力保障防控物資及時運送到戰“疫”一線,成為打贏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的重中之重。

1月26日凌晨3點,家住山西臨汾的卡車司機張福江從廣東省鶴崗市拉了一車壁掛式紫外線殺菌燈,一個人開上了去湖北武漢的高速。經過近33個小時,張福江從武漢蔡甸下高速,與前來等待的武漢接貨方人員完成交接,將紫外線殺菌燈分4輛箱貨車分裝后,緊急送往武漢當地各個醫院。

張福江是獅橋融資租賃(中國)有限公司平臺30萬名卡車司機中的一員。1月24日,獅橋向平臺上卡車司機發出公開征集,號召有車輛資源的司機師傅加入到支援武漢運輸物資的保障通道隊伍中。1月25日,在接到獅橋車管家趙成的電話時,張福江剛從石家莊送貨到廣州,得知要送救援物資到武漢,他連夜從廣州出發,于1月26日凌晨1點趕到鶴崗接貨地,拉上救援物資就奔赴武漢。

從廣東鶴崗到湖北武漢,逾1000公里的路,近33個小時的車程,張福江的心里不是沒有犯過一點嘀咕。越接近武漢,路上的車輛越來越少。在高速路口和服務站,都有工作人員給司機測量體溫。下了高速,開了十幾公里都沒有看到行人,沿路的商鋪都關了,私家車也很少,籠罩在疫情下的武漢,氣氛似乎顯得更加凝重。

張福江上有年近70歲的父母,下有剛滿13歲的兒子,家里人在得知自己前去武漢送貨后,也頗有擔心。但他還是表示:“沒有什么后悔的。”

“這是一個‘大家’和‘小家’的問題。”張福江說,“其實我心里也害怕。但從個人來說,我感覺這是國人的一個基本責任,國家是大家,萬一最后我被傳染了,發生最壞的結果,我家里還有個兄弟,都不用我太操心。”

“什么是保障通道?就是在關鍵時刻要頂上去,不然還叫什么保障?我覺得我怎么都應該來。”張福江表示,自己拉的是救援物資,不是普通的貨物。既然能用得上自己,已經加入了公司的救援保障通道,即便最后真的發生了最壞的結果,也不會有什么遺憾。

據《金融時報》記者了解,在獅橋平臺上,和張福江一樣,還有數百位司機師傅加入了救援保障通道,并已陸續從南京、廣州、山東、內蒙古、山西、寧夏等地運送救援物資奔赴湖北疫區。如廣州枝江發往武漢的醫用物資,1月27日已順利送達并返程;從山東濰坊運輸的消毒醫療物資,1月28日下午裝車發貨,次日到達武漢;內蒙古烏蘭察布農業部門正緊急調集1000噸鮮食土豆準備送往武漢;山西、寧夏等地卡車司機待通行證辦理完畢即刻出發。


BACK TOP
95787
(★^O^★)MG火热KTV彩金 体育彩票吉林11选5开奖结果 四方河南麻将有挂嘛 德州扑克术语欧喷 30选5中奖号码查询结果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网 2021年码报112期四不像 500万比分直播网 宝星棋牌代理 内蒙古快3和值推介 竞彩足球总进球数图片 山东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五分彩技巧独胆 快乐赛车开奖纪录 美国大豆期货走势图 麻将游戏广东麻将 双色球中三个红球